76号墨镜厂工作室长工

写在一场无负担的睡眠之后

我其实睡得很少,很多人都知道。

不是因为神经衰弱,也不是因为失眠,纯粹的,就是需要的睡眠少。所以我从来自负可用时间比别人多,看上去精力也比别人要足。

但是昨晚,大概真的是过去2个月以来,第一场无负担的睡眠。


我已经不太记得,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把已经被拆得支离破碎的时间投入到跟本子较劲当中来了,当一个强迫症和流程控碰上了一群拖延症和选择困难症,这故事,就算结局是个HE,过程也一定是一把40米大长刀。

1个主催,和20余位作者太太的斗争。

躺在床上翻聊天记录,至少有21次我高喊着要挂了她们几个当中的谁和谁和谁,超过30次高喊着拉黑她们其中好几个,至少3次连续36小时以上的二次三次连轴。不是一个作者被我逼着在各种交通工具上改稿,更不只是两三个作者大哭着喊被我“榨干”。

此时看来,竟然可以是一部喜剧,一部可以红着眼看完的,人间喜剧。


楼诚Only是有魔力的,直到昨晚我给家人绘声绘色的讲起所有的故事时,还是有一种异常的情绪,是兴奋,是高亢。一觉醒来,倒是觉得,释然了。

对过往的所有纠结,对前一阵子丧到内心的崩溃,对自己所有所有的小情绪。


床头习惯放着一个本子一根笔,因为醒来睡过去的时间都不太一定,想到什么就随时记。

就在刚刚我默默的写下:

我还没有给拼房的同学们算账单

我还没有给领了本子没给钱的太太们算好钱

我还没有理清楚only之后的现货库存

我还没有把结束预售期的本子下印

我还没有把新的合集策划案写完

我还没有去喊那些预定了场取却没来的小伙伴加运费……


好吧,我确实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完,但是,很想说,请别催,真的,请别催。


舞台散场情绪回落之后,总是一阵又一阵的怅然若失。我还没有缓过劲儿来,我也没能从自己的情绪里爬出来。


我还会继续搞事情,新的本子也已经催着太太们自己文去了。


请大家给几天的时间,让我趴会儿。


闭屏,暂离。


评论 ( 28 )
热度 ( 47 )
TOP

© 【季节替而岁岁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