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いつ会おうか

【贺陈】儿童节团建活动(FIN)

食用说明格式:

1.『我好怕怕』·楼诚鬼屋系列主题联文是9位姑娘各围绕鬼屋场景进行创作的联文活动,24小时连续放出,都是独立成篇,总目录将在全系列完结后放出。

2.本文为『我好怕怕』·楼诚鬼屋系列主题联文的第3篇,cp为贺陈。

3.请在阅读前了解CP是为您所爱,祝大家食用愉快!


OOC的渣文笔,还请见谅。

你可能会看到两个逗比。其实不能算是个故事,最多是个段子。

多谢喜欢和…不喜欢。

——————————以下——————————

01

“所以,这就是你们说的儿童节团建活动?”贺涵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眼前的景象,“凌玲,我觉得需要跟行政部门聊聊了。”


金融行业的工作向来严肃而枯燥,为了活跃公司气氛,公司在儿童节之前一天特意为几个部门分别组织了活动,刚刚从东京出差回来的贺涵一落地就被直接接来了游乐场,美其名曰,儿童节团建,一个都不能少。

贺涵内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天知道他宁愿回去看一下午的文件和报表,也不愿意陪着一个部门的小朋友们“大闹游乐场”,更何况出差一周,他已经有7天没见过亦度了。

亦度,他的陈亦度。

想到这个人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墨镜之下眼神柔和起来,贺涵忽然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那人一起来一次游乐场。


“主办人可说了,这是为咱们部门量身定制的。”凌玲和部门里的其他姑娘笑作一团,一个推一个的进了游乐场的大门,还不忘站在原地的贺涵,“贺总,今天好歹放假,您就别端着了,走吧。”

量身,还定制?行政部的人哪根线搭错了觉得他们一个专门做海外IPO项目的部门应该来游乐场?微微叹了一口气,贺涵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心里暗自揣了为之后和陈亦度来玩先行探班的想法,迈开了步子跟上了其他人。


02

“这是…鬼屋?”大家都四散到被凌玲推到一幢奇形怪状的房子前,贺涵皱眉打量着四下悬挂着的貌似可怕、实则诡异小广告,“这就是你说的...惊喜?”贺涵决定回去找人事部门谈谈是不是换个有智商的助理。

“可有意思了!”凌玲晃动着一根手指,示意贺涵不要先入为主,“里面有帅哥。”

“帅哥?帅鬼吧?”扯着嘴角,贺涵接过凌玲递过来的通票,被推搡着钻进了一片黑暗。


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开始响起了窸窸窣窣的音乐声,贺涵皱着眉头在想这是哪部电影里的配乐,以前没觉得,现在怎么听起来那么扎耳朵。

站在原地看了一下周围,忽然在眼前就炸出来了一束绿光,几个暗色的影子映在两侧的墙壁上,摇摇晃晃的。贺涵无畏的耸了耸肩,沿着一条弯曲的小路向里走去。

越往里走音乐声音越大,走到中段,已经在单纯的乐器声中夹杂着好像是人的叫声,贺涵正想着有什么办法让工作人员把音乐声音关小点儿,忽然脚下一绊。低头一看,一只灰黑色的手从周围的绿色从中伸出,正好抓住了自己的脚腕,白色的骨节上好像还沾染着红色的,像是血一样的东西。

还不待贺涵反应,一道阴影遮住了本来就昏暗的视线,贺涵抬头就看到一张血盆大口向自己袭来。一瞬间的晃神之后,贺涵挑了挑眉尾,一个闪身眼前的怪物扑了个空,正好踩在了抓着自己的那只怪手上。

好吧,接下来的这声嚎叫倒是有些真诚。


03

无视某个角落里忽然探出的头,绿树丛中意外丢出来的一把坚果,贺涵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衬衣,就在他以为自己很快就要走出这神奇的地方的时候,一束追光打在了自己面前,只是一愣,怎么,这还要上演个盘丝洞不成?

在一晃神儿的空档,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之下,背对贺涵,黑色的斗篷上只看得出一点红色的边线,整个人埋在里面看不出的样子,只有一对尖尖的耳朵露在外面。

“这位先生,要不,你先让我过去?”贺涵看看周围也确实绕不过去,他既不想踩到左边躺在地上抖动的“尸体”,也不想被右边裹了一圈圈纱布看上去可能是两个木乃伊的物质绊到。

音乐声忽然又大了一些,面前这人忽然转过身,张开手晃着斗篷,张开嘴舌尖扫过沾着血红色的牙齿。贺涵眼神一定,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就笑了。

灯光之下,棱角分明的脸颊上阴影与光亮错落,略显劣质的獠牙在人夸张的表情下显得有些滑稽,唯有那双圆眼,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像是含着光。此时,正一眨一眨的,像是夜空中的星,忽明忽暗。

“你要去哪儿?”怪声怪气的,却掩不住人原本好听的低音炮。

“本来想回家…”贺涵眼神一转,忽然做了一个恐惧的表情蹲在地上捂着脸,“可是现在回不去了……”

张开双手的吸血鬼先生原本只是想要一个久违的拥抱,却没成想贺涵居然是这反映,眨了眨眼睛勾了一下嘴角,玩儿是吧,好。吸血鬼扇着斗篷在贺涵身边打转,配合着气氛的音乐此时听起来倒是有些悦耳了,“那就跟我回家吧,正好我还没吃晚饭,好久没开荤了……”

“别别别,我三天没洗澡,不适合做你的晚饭,我我,我带你去找一个人,他细皮嫩肉的,吃起来可能还像是啃排骨的感觉。”贺涵捂着头大声的说着,整个人一抖一抖的看起来倒真的像是吓坏了的样子。

“贺涵!”吸血鬼先生放掉手里的斗篷,直接过去卡住人的脖子摇晃着,迫使贺涵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刚才这人是为了要掩饰一脸坏笑才不得不缩起来,“你说谁是排骨!”

“哎哎哎——阿度阿度,轻点儿…”贺涵拉过人的手直接把人带进怀里,“这不是你要玩儿的吗,陪你啊。”

“幼稚鬼。”陈亦度张开嘴咬在了贺涵的侧颈上,满意的看着一排牙印伸出软舌来轻轻的舔了一下,“贺先生,欢迎回来。”

“嘶……到底谁是幼稚鬼。”贺涵吃痛的捏了一下陈亦度的腰,微微拉开一点距离,“还闹是吧?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于是几分钟之后,大家就看到了西装革履的贺涵先生和一只…吸血鬼一起走出鬼屋…


04

“所以,你是买通了我们公司行政部的人?”在狠狠的“奖励”了陈亦度一顿“晚饭”之后,贺涵把人揽在怀里,揉捏着,“才把我们部门的活动安排在了游乐场?”

“买通凌玲就够了。”陈亦度没什么力气,只能白了人一眼,“他们这会儿正拿着活动的经费吃喝玩乐呢吧。”

“……”贺涵决定真的要去找人事部门聊聊了。


“玲玲,这次公司怎么这么优待我们部门啊。”夹了一块鱼生塞进嘴里,陈俊生问凌玲,“这公费去游乐场也计算了,这又KTV又日料的。”

“那就得多谢贺总了。”凌玲笑着给大家布菜。哪是公司这么大方啊,分明是陈亦度为了给贺涵一个惊喜,让全部门陪着演了一场戏罢了,这会儿吃的才是行政部原本给的团建费用,“来来来,大家一起碰一个,来庆祝下我们有个好老板。”

姑娘,你要是知道你老板现在的想法,真的,还吃得下去吗?


FIN.

——————————以上——————————

史上最逗比贺总了,请不要打我。幸亏您还没上线,我保证,您上线后我修文!(我真的还改了一版,但是最终觉得就这样,后面放出来了)根据已经披露的内容,凌玲大约不会这么可爱,不过作为一个助攻角色,大家就勉强看看吧。

家属说想看我写欢脱版的东西,可是我并不会。亲爱的 @月半安安安安 ,这是我的极限了。真的。你凑合着看吧。


联文继续中,明早8点,可爱的 @冰雨寒月 姑娘送出荣美人和一霖在鬼屋发生的故事~


——————另外改了一版,喜欢喜欢哪个————————

03

无视某个角落里忽然探出的头,绿树丛中意外丢出来的一把坚果,贺涵嫌弃的拍了拍自己的衬衣,就在他以为自己很快就要走出这神奇的地方的时候,一束追光打在了自己面前,只是一愣,怎么,这还要上演个盘丝洞不成?

在一晃神儿的空档,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灯光之下,背对贺涵,黑色的斗篷上只看得出一点红色的边线,整个人埋在里面看不出的样子,只有一对尖尖的耳朵露在外面。

“这位先生,要不,你先让我过去?”贺涵看看周围也确实绕不过去,他既不想踩到左边躺在地上抖动的“尸体”,也不想被右边裹了一圈圈纱布看上去可能是两个木乃伊的物质绊到。

音乐声忽然又大了一些,面前这人忽然转过身,张开手晃着斗篷,张开嘴舌尖扫过沾着血红色的牙齿。贺涵眼神一定,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就笑了。

灯光之下,棱角分明的脸颊上阴影与光亮错落,略显劣质的獠牙在人夸张的表情下显得有些滑稽,唯有那双圆眼,即使是在黑暗之中也像是含着光。此时,正一眨一眨的,像是夜空中的星,忽明忽暗。

“你要去哪儿?”怪声怪气的,却掩不住人原本好听的低音炮。

“本来想回家…”贺涵眼神一转、翘了一下嘴角,直接转身,“可是现在不想回去了……”

张开双手的吸血鬼先生原本只是想要一个久违的拥抱,却没成想贺涵居然是这反应,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吸血鬼扇着斗篷在贺涵身边打转,配合着气氛的音乐此时听起来倒是有些悦耳了,“那就跟我回家吧,正好我还没吃晚饭……”

“你没吃晚饭自己叫外卖去。”贺涵向后摆了摆手,当真就把吸血鬼留在了原地,自己被挡在了黑暗中。

“贺涵…”本来想给人惊喜的陈亦度忽然被丢在了逐渐黑下去的灯光里,迷茫的愣了以后发现贺涵确实不见了,“哎哎哎哎,你别把我一个人扔这儿啊!”

陈亦度刚才一直关注着贺涵是不是来了,没有注意周遭,这会儿被丢下才发现自己刚才躲着的环境,蓝色和绿色的灯光在墙缝处摇曳,地上偶有一滩正在冒泡的水,仔细一看居然有张脸印在水底,再一回神,那张脸居然离自己越来越近。

“贺涵!”好心给人惊喜,结果现在却变成了自己受惊吓,陈亦度这会儿走也不敢,留也不敢的踌躇反复,内心已经从小小的哀怨变成了大大的惊恐,瞪大眼睛盯着忽然从上面掉下来、这时候正在地上扭动的软体物质,一步一步向后退忽然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阿度…”贺涵一直在黑暗里躲着,看到陈亦度可能真的被吓到了赶紧出来,圈住人直接把人锁进怀里,“别怕,我在。”

“幼稚鬼。”说不清是因为真的害怕想要找个依靠,还是已经习惯这人的温暖和温柔,陈亦度翻过身张开嘴咬在了贺涵的侧颈上,满意的看着一排牙印伸出软舌来轻轻的舔了一下,“贺先生,欢迎回来。”

“嘶……到底谁是幼稚鬼。”贺涵吃痛的捏了一下陈亦度的腰,微微拉开一点距离,“明知道自己害怕这些有的没的,还来这种地方。”

“这不是以为你在么…”从人怀抱里挣脱出来,却仍是因为恐惧握紧贺涵的手,“谁让你躲起来。”

于是几分钟之后,大家就看到了西装革履、表情淡定从容的贺涵先生和一只…貌似被吓着了、面色略微有些发白的吸血鬼一起走出鬼屋…

评论 ( 9 )
热度 ( 56 )
TOP

© 【季节替而岁岁安】 | Powered by LOFTER